团队人员

罗尼索尔斯

建筑师

建筑所体现的不是日常的平凡琐事,而是永恒的、根本的、普遍的问题和人类存在的“价值”,它所涉及的不是事物实际的状态,而是事物可能的或者应该所具有的状态,呈现的是理想价值的结构化。真正的建筑给人类提供一种精神燃料,精神因为可能被耗尽而衰竭。


设计的尊严在于驱动自由的勇气,真正紧要的是,为了某种方向触动了人性中的自由禀性,这种热情和情感让人有着某种冲动去开拓未来的潜在动力,也证明了人类创造自身自由进步之能力;设计激发了回响,而非达成某种结果,开辟了新的思想探讨的领域,因为它的陌生感,他为后来的探索者打开了思考的自由度。


我是一个嗅觉很灵敏的人,我会在下一个猎物出现的一瞬间,就嗅到它的味道,然后牢牢地抓住它不撒手,不管它挣扎得有多厉害。我做事很有主心骨,只要是自己想好要做的事情,一般不受别人的干扰,就是我爸我妈阻止我,我也不会理。我基本上是一个跟着直觉走的人,幸好,还没有失手过。